当前位置>首页>修行典籍>大道归宗——解析《钟吕传道集》论龙虎第八
 

大道归宗——解析《钟吕传道集》论龙虎第八

已有 3021 人浏览

虎第八 

  

 

  

吕曰:龙本肝之象,虎乃肺之形。是此心火之中而生液,液为真水。水之中杳杳冥冥而隐真龙。龙不在肝,而出自离宫者,何也?是此肾水之中而生气,气为真火。火之中恍恍惚惚而藏真虎。虎不在肺而出自坎位者,何也?

  

吕祖问:龙本来是肝的形象,虎也是肺的形象。心火之中化生成阴液,阴液为真水,水中杳杳冥冥而隐藏真龙。龙不藏在肝中,而是从离宫而出,这是为什么呢?肾水之中化生成阳气,阳气为真火,火中恍恍惚惚而藏真虎,虎不藏在肺中,而是从坎宫而出,这是为什么呢?

  

     钟曰:龙,阳物也。升飞在天,吟而云起,得泽而济万物。在象为青龙,在方为甲乙,在物为木,在时为春,在道为仁,在卦为震,在人身五脏之内为肝。虎,阴物也。奔走于地,啸而风生,得山而威制百兽。在象为白虎,在方为庚辛,在物为金,在时为秋,在道为义,在卦为兑,在人身五脏之内为肺。且肝,阳也,而在阴位之中。所以肾气传肝气,气行子母,以水生水。肾气足而肝气生,肝气既生以绝肾之余阴而纯阳之气上升者也。且肺,阴也,而在阳位之中。所以心液传肺液,液行夫妇,以火克金。心液到而肺液生,肺液既生以绝心之余阳,而纯阴之液下降者也。以其肝属阳,以绝肾之余阴,是以知气过肝时即为纯阳。纯阳气中包藏真一之水,恍惚无形,名曰阳龙。以其肺属阴,以绝心之余阳,是知液到肺时即为纯阴。纯阴液中负载正阳之气,杳冥不见,名日阴虎。气升液降,本不能相交,奈何气中真一之水见液相合,液中正阳之气见气自聚。若也传行之时以法制之,使肾气不走失,气中收取真一之水;心液不耗散,液中采取正阳之气。子母相逢,互相顾恋,日得泰米之大。百日无差,药力全。三百日圣胞坚,三百日胎仙完。形若弹丸,色同朱橘,名曰丹药,永镇下田。留形住世,浩劫长生,所谓陆地神仙。

  

钟祖答:龙的阴阳属性为阳性。它在天上飞腾,天上的云随着它的吟啸而生起,当龙获得水泽会济养万物。在形象上对应为青龙,在方位上对应为东方,干支对应为甲和乙。在事物对应为木,对应季节为春季,在道德上对应为仁,对应八卦为震卦,在人身五脏上对应的是肝脏。

  

虎的阴阳属性为阴性,在陆地上奔走,虎的呼啸会形成风,当虎在山林中,它的威严可以制服百兽。虎在形象上对应为白虎,在方位上对应为西方,干支对应为庚和辛,在物质对应为金属,对应季节为秋季,在道德上对应为义,对应八卦为兑卦,在人身五脏上对应的是肺脏。

  

而且肝属阳,但肝在身体位置是处于阴位,所以肾气传导肝气,气的运行路线是按子母关系来运行,是依肾水生肝木。肾气充足了肝气就会生成壮大,肝气生成便会使肾传导到肝中,余留的阴气消失而化为纯阳的阳气上升。

  

同时,肺属阴,但肺在身体的位置处阳位。所以说心液传导肺液,是依夫妇相克的路线运行,以心火克肺金。心液到肺而肺液生成,肺液生成了以后使心传导到肺的余留阳气消失而化为阴液,纯阴之液会向下降而入两肾。

  

因为肝气是属阳,所以会使肾传送到肝的阴气消失,所以我们就知道肾气传导通过肝时就化为纯阳了。纯阳的气中包藏真一之水,恍恍惚惚而没有形,我们称之为阴虎。因为肺液是属阴的,所以会使心传送到肺的阳气消失,所以我们就知道液运行到肺就化为纯阴了。纯阴的液中负载着正阳之气,杳杳冥冥之中我们无法看到其形,我们称之为阳龙。阳气上升阴液下降,本来它们不能相交,因为阳气中的真一之水遇到阴液会自动相聚合,阴液中的正阳之气遇到阳气也会自动相聚合。如果在气和液传导输送的时候,以一定的方法去控制,使肾气不要走失,在肾气中收取真一之水;使心液不要耗散,心液中采取正阳之气。就这样子和母遇到一起,互相照顾眷恋,每天都能得到如黍米一样大的东西。经过了一百天不出差错,药的力量就会成熟。再经过三百天,圣胞便会坚固,再经过三百天胎仙就会成形。形状就像一个弹丸,颜色就象朱红色的橘子,我们称它为丹药,丹药永远保留在下田。这样留住外形生存在世间,能够长生不死,就是所说的地仙。

  

本段论述了龙虎交媾后结丹而成就地仙的方法。人体是一个圆运动的生命体,其圆运动以河图之五行为标示。

  

 

  

                                                  

  

 

  

张百端有云:三五一都三个字,古今明者实然稀......十月胎圆入圣基。这首诗也是对龙虎交媾的另一种描述,那么所说的龙虎交媾结成黄芽,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过程,历代丹经对此并不明言,有明言采药者也对后世修炼者诸多误导。实际上,人体圆运动的轴心在于心肾,即肾水过肝直接上朝入心,心液下降直接下注于肾,如此心肾相接而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圆周。而其中这个圆周的组成要靠二个关键的运动来完成,即肾水上朝于心,中间不能有阻隔,心液下降于肾,中间不能有断续,而且不能有丝豪损耗,这样才能保证肾中真一之水与心液相合,心中正阳之气与肾气相交。肾中的真一之水只要发生,就可百分之百的补充到心,心中的正阳之气只要下行,便可补充到肾。这样互相顾恋,气液均不走失,就是成道的基础。心液下降与肾气相合,心中正阳便可参于肾气的发生,肾气上行与心液相合,肾中真水便可滋养到心。这样心肾互相滋养,互相壮大,当肾气发生时,受到心液的控制,心液下行时,受到真水的充养,二者相合,便产粟米。其实粟米是构成金丹的能量基础,慢慢积累一个月后药力全,便可打通小周天,然后三个月圣胞坚固,再过三个月圣胎完足而成为大药,过关后就是地仙。这就是此段的中心内容。

  

 

  

吕曰:肾水生气,气中有真一之水,名曰阴虎,虎见液相会也。心火生液,液中有正阳之气,名曰阳龙,龙见气相合也。方以类聚,物以群分,理当然也。气生时,液亦降,气中真一水莫不随液而下传于五脏乎?液生时,气亦升。液中正阳之气莫不随气而上出于重楼乎?真水随液下行,虎不能交龙。真阳随气上升龙不能交虎。龙虎不交,安得黄芽?黄芽既无,安得大药?

  

 

  

吕祖问:肾水中会生成阳气,阳气中有真一之水,名字叫阴虎,虎遇见阴液能聚合在一起。心火生真液,真液中有正阳之气,名字叫阳龙,龙遇见阳气能聚合在一起。同类的物质相互聚合在一起,事物因种类相同而聚集成群,这是正常的道理。阳气产生的时候,阴液也会下降,阳气中的真一之水是不是要随阴液下传到五脏呢?阴液产生的时候,阳气也会上升。阴液中的正阳之气是不是也要随气的上升而从重楼的咽喉部逸出?真水随阴液向下运行,虎不能交龙。真阳随阳气向上升,龙不能交虎。龙虎不交媾,如何能获得黄芽?得不到黄芽,如何能炼得大药呢?

  
  

钟曰:肾气既生,如太阳之出海,雾露不能蔽其光。液下如疏廉,安足以胜其气?气壮则真一之水自盛矣。心液既生,如严天之杀物,呼呵不能敌其寒。气升如翠幕,安足以胜其液?液盛则正阳之气或强或弱,未可必也。

  

钟祖答:肾气生成了,就像太阳升起,云雾雨露不能遮蔽它的光芒。阴液向下降就象疏散的幕布,怎么能抵挡住它的气势呢?阳气强壮,那么真一之水也就会强盛了。心液生成了,就像严寒的冬天冰冻万物,只是那一点轻吹的热气无法抵挡它的寒冷。阳气上升就象薄薄的翠幕,怎么能抵挡阴液呢?阴液强盛而正阳之气与下面的肾气或强或弱这个是不确定的。

  

在龙虎交媾中,气盛真一之水亦盛,这个是确定的;而液盛正阳之气亦盛,这个也是确定的。但是,在正阳之气盛时,却未必肾中真一之水也盛。原因是正阳之气不是每次都能遇到肾气充足或发动,肾气发动时,也不一定每次都能遇到心液旺盛。这也就无法结合使阳见气相合。这就决定了修炼中,并非每一次气液都有相合的条件,也就是不一定每一次都能采黄芽,这个特点,和人体的生理机能有关,这也是在周易参同契中根据日月的上弦下弦而定时采黄芽而不是每次都有所得的修炼要妙之处。

  

呂曰:“气生液生各有时。时生气也,气胜则真一之水亦盛。时生液也,液盛则正阳之气亦盛。盛衰未知,何也?”

  

吕祖问:阳气生成和阴液生成都有一定的时机。当阳气生成的时候,阳气强盛了则真一之水变强盛了。当阴液生成的时候,阴液强盛了而正阳之气也强盛,但是这二者的胜衰却并不一定对等,这是为什么呢?

  

钟曰:肾气易为耗散,难得者,真虎。心液难为积聚,易失者,真龙。丹经万卷,议论不出阴阳。阴阳两事,精粹无非龙虎。奉道之士,万中识者一二,或以多闻广记,虽知龙虎之理,不识交会之时,不知采取之法。所以古今达士,皓首修持,止于小成。累代延年,不闻超脱。盖以不能交媾于龙虎,采黄芽而成丹药。

  
  

钟祖答:肾气容易被耗散,难以得到的是真虎。心液很难积聚在一起,容易失去的是真龙。历代丹经有万卷,各种讨论叙述都离不开阴和阳。阴和阳这两样事物,也就是所说的龙和虎。信奉大道的人们,一万个人中能够认识到这一点的有那么一两个人,或者是听闻和记忆的很多,虽然知道龙和虎的道理,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交会,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采取。所以从古到今很多修行的人们,修行到头发都白了,也只是停止在小成。长年累月的修炼,还是不能达到超脱而成天仙,原因就是不知道龙虎如何交媾,黄芽如何采取,以及如何炼成丹药。

  

本段钟祖论龙虎,似乎没直接回答吕祖的问题,但是,由于人的后天生理活动,正阳之气下行,未必会激发出肾中真气,这实际上就是说明修炼者的肾气已经耗散了,所以正阳之气与肾气的结合就出现了胜衰未知这个结果。同样,当肾气发动时,修炼者的心液如果耗散太多,同样不能产生正阳之气,结果仍是一者盛,一者衰,仍然出现不了龙虎交媾的理想功态,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勉强以我们后天的生理现象比喻一下龙虎的情况。人的生理机能有性情之不同,性欲强的人多是先产生生理上的冲动然后引发心理上的反应而出现膀胱起火的功能状态;而情欲强的人,多是先有心理上的冲动,然后引发生理上的反应,产生膀胱民火的的功能状态。这二者的互相结合,一个是心理,一个是生理,一个是性,类似于阴虎,一个是情,类似于阳龙,要互相结合才可以发生饮食男女之事。如果将此二者截然分开,只要有一方面绝对不配合,这个膀胱起火的现象就可以被压抑下去。多见的比如生理功能激进的青少年,因为心理上不配合,下面的膀胱火便一闪即逝。而年老体衰的人,虽然心理上冲动,但是生理上已经衰退,同样无法引发正常的生理机能。

  

性情二者,本来是不可分的,在不修炼的人群中,也没有人刻意区分并做此尝试。但是在修炼丹道的过程中,阳龙阴虎必须达到和谐互动的状态才可以产生交媾而结成黄芽。

  

上面我以后天饮食男女的生理现象比喻的丹道龙虎并不一定准确。因为功态不到,不修炼的人也未必能体会其中功夫内景,只是这样讲一下,让读者清楚龙虎胜衰的内涵。若认定龙虎便是上面讲的性情,那又是认指为月,愈说愈远了。

  

 

  

综述:本章论述了龙虎交媾的核心内容。从人体这一生物的生理特点来看,心与肾的活动息息相关。肾气的生理运动,离不开心液的主导,而心液的旺盛,离不开肾气的充养。肾中阳气是一身阳气之根本,没有肾中的阳气推动,心火便无法正常完成它的生理机能,而肾气的发动,有赖于心中正阳之气,或说靠心的意识、意念力来指导。

  

那么在人的心液没有耗损,肾气没有走失的情况下,心肾之间是如何的关系,或者说是如何的互相交媾的状态呢?在此引用一下《道德经》中关于赤子的一段文字:

  

第五十五章  赤子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

  

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

  

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精之至也。

  

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

  

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

  

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

  

 

  

这段文字,是描述了一个修炼道法的人,在返回先天赤子的状态后,身体和心理上的存在状态。这个赤子,因为它的心,或者说性宫,修炼回到了先天的本性的状态,外在表现为与周围一切动植物及天地之间的融合,出现了“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这些外在的特点,证明它处在无思无虑的纯真的状态中,这个赤子是没有杂念的。那么它的命宫,或者说肾中原阳是什么状态呢?下面“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精之至也。”这个修炼出的赤子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原因是任督脉通后,随着通的层次不断加深,脉道不断拓宽,最后中脉通,下面的肾气一发动就顺中脉入脑。这个脑中的自性道家说在此时已经成丹,这个丹得到这个肾中真一之水的滋养能在长乐定中炼出阳神,而下面的肾气因为上面的心已经化为丹,而达到精之至也的状态。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这就是龙虎交媾的原始状态,也是通过修炼后重新返本归原的状态,我们才生下来就是这样,通过修炼后又是这样。在这个赤子的心与肾之间,因为脉路通畅,肾气一发动就到心,心性静定而精足到肾,这样心性在定中,肾气在乐中,也就是佛祖最后说成佛后处在长乐我静的大自在圣境之中。这个境界心常静,身常乐,这个乐是内触妙乐,较之后天饮食男女之乐不可比。因为其乐感顺全身气脉传导,其定静在如如不动之中,心不动而乐境不失,乐境不失而心更加不动。

  

在人体发育到后天生理机能成熟后,人的心性有了染污,肾气有了流失,当心中失定而产生私欲时,就会推动肾气向外转化为膀胱民火,

  

比如平常多见的一个生理现象,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动心,然后就会以心的意识、意念力来发动下面的肾气推动产生膀胱火起。这样就进一步加快了肾气流失,心液耗散。久之就失去了产生龙虎交媾的生理基础。

  

那么,究竟什么是龙,什么是虎?通过上一段对赤子的描写,基本上已经清楚了。虎,就是在没有后天欲念的指导下,在心性回归赤子纯真之时,自然发动的肾中真气。而龙,就是没有后天染污,心性自然静定时的无思无虑的精神状态。《道德经》中,称为和。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

  

和,就是得到并且满足,因为赤子的生理状态,龙自然交虎,心性自然满足,无所求也无所知。连哭号的时候也不动用真心,也不是生气也不是烦恼。

  

这个龙虎交媾的状态,如果不打破,如前文钟祖所说,儿童时修炼,三年就可大成。本来赤子之龙虎稍加炼化就成丹,再修三年就出阳神了,这都是有其理论依据的。而我们后天的人,私欲一动就将真虎化成了膀胱火,反之,真虎一生就马上产生后天之情欲,心中定静自然随之走失,真龙也就随之耗散,二者互相作用产生出后天饮食男女之事,龙虎便灰飞烟灭了。

  

在具体的修炼中,修炼者通过明理悟道,知错就改,对于自己的心性一次次的回归,对于肾气一点点的重新积累,使之出现产生龙虎的临界点。这个过程叫练己筑基,聚散水火。到达这个临界点后,在行功之时,如果出现了龙虎的状态,就依法治之,即在后天之自我中,生出一个正念,使龙虎可以交媾,并保持其功态不失。这个在后天之心中产生的正念,道家称黄婆,佛家称愿心或者是信愿力。就是要靠这种力量的正确引导,护持交媾时的良好功态而慢慢采集药物,积累结丹。

  

在具体的修炼功态中,当阴阳两停,玄机停轮之时,就是心与肾正好对接。心与肾之间以互相制约互相结合而达到平衡的中心,这就是中道,也就是龙与虎正常相交。在龙可以交虎,虎可以交龙的功态中,肾气和心阳都不会走失,二者结合,就产生了黄芽。这二者的结合,要在上一章聚散水火的基础上,如《道德经》中所描述的“专气至柔,能婴儿乎,及至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这样一直修炼下去,肾气不耗散,心气不走失,最后心肾之气充满,才可以出现《道德经》第二十一章中所描述的: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

  

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

  

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阅众甫。

  

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

  

 

  

从上面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的功态内景描写来看,龙虎之交媾,要在心性显现出光辉,即和第四章湛兮其或存,就是有清澈明朗的心性显现。或者说在返观内视的功夫达到了一定程度,看到了体内的光影才可以有龙虎出现,然后才有降龙伏虎的可能。一打坐,内景还是黑漆漆的一片,或者身体都没有恢复到肾气充足,心液盈满,是不可能出现采药结丹的功态的。

  

后世丹道修炼家不明此理,有的误打误撞,或可结丹,有的则是结了幻丹,有的只以其中一方一法得些小成互相传授,还有的用一些歪理邪说蒙蔽后人从中渔利,自欺欺人。致使大道沦落。正如我在《道德经》祸福章中所说,大修行人的行事永远没有小妖抢眼。道法是修行于内,而在外无所表现的。即使出现一些外象,也是自然而然,不求自来的。

  至于后来各家林林总总的丹道门派,不管其所用功法多么精彩,只要失去了大道的原则,专于论述技术,都是不可取的。术与道的区别,道是指建立在正确理论框架下的系统的修炼功法,在整个修炼过程中,离不开具体方法,也就是要有实用的术。但是如果没有这个理论的框架,这些实用的技术,就会成为小术,会因为失去大道的原则而成为傍门小法,这样,再好的技术也沦落了,如本书第二章中钟祖对于一大批傍门小法的论述,只会误人害道、迷惑后学。

上一条: 大道归宗——解析《钟吕传道集》论丹药第九   下一条: 大道归宗——解析《钟吕传道集》论水火第七
留言评论
 

相关搜索:龙口王超易学中医网  
地址: 龙口市黄城中心街北侧龙鼎广场A座101号王超养生会所  电话: 13287459698 后台登陆
版权所有: 王超易学中医网   Copyright (C) 2010-2019 lkwangchao.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制作:亿商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