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修行典籍>大道归宗——解析《钟吕传道集》论丹药第九
 

大道归宗——解析《钟吕传道集》论丹药第九

已有 3397 人浏览

第九 

  

 

  

  吕曰:龙虎之理既已知矣,所谓金丹大药可得闻乎?

  

吕祖问:龙虎的道理已经知道了,所说的金丹大药到底是什么呢?

  

 

  

钟曰:所谓药者,可以疗病。凡病有三等。当风卧湿、冒暑涉寒,劳逸过度,饥饱失时,非次不安,则曰患矣,患为时病。及夫不肯修持,恣情纵意,散失元阳,耗损真气,年高憔悴,则曰老矣,老为年病。及夫气尽体空,魂消神鼓,长吁一声四大无主。体卧荒郊,则曰死矣,死为身病。且以时之有病,以春夏秋冬运行于寒暑温凉。阳太过而阴不足,当以凉治之也。阴太过而阳不足,当以温治之也。老者多冷而幼者多热,肥者多涎而赢者多积。男子病生于气,妇人患本于血。补其虚而取其实,保其弱而损其余。小则针灸,甚者药饵。虽有非次不安,而时之有患,委于明士良医,对病服食,悉得保愈。然而老病如何医?死病如何治?洗肠补肉,古之善医者也面皱发白以返童颜,无人得会。换顶续肢,古之善医者也,留形住世,以得长生,无人得会。”  

  

   钟祖答:所说的药是可以治疗疾病的。有了病就要有治疗它的药物。一般的病有三等。迎风而立,卧湿而寝,冒暑而晒,涉寒而站,劳逸过度,饥饱失时。由于生活次序的错乱造成了不健康,就是所说的祸患,所患的为时病。风若太过,是春天的邪气;湿若太过,是土旺的邪气;暑热太过,是夏天的邪气;寒冷太过,是冬天的邪气;劳逸与饥饱是一天当中时令不当的邪气。这是在时间上不合于道引起的病邪。

  

不肯修持,恣情纵意,散失元阳,耗损真气。年事已高,面容憔悴,就是所说的年老了,所患的为年病。年老在修炼者看来也是一种病,原因是人各有天命,或说气数。一个人生来有多少年阳寿取决于他有多少元气,消耗完了,没有办法补充,不管用什么药物也不能更改天年,就称年病。

  

气尽体空,魂消神散,长吁一声,四大皆空。葬身于荒郊,就是所说的死了,所患的为身病。生老病死,是普通人无法跨越的生命必然,但在修炼丹道的圣贤看来,这些也只是一种病,用道法都可以治好。

  

时病是由运行的寒暑温凉造成的。阳气太过而阴气不足,应当用凉润的中药治疗。阴气太过而阳气不足,应当用温热的中药治疗。老年人多冷而年轻人多热,肥胖者多涎而多吃者多有淤积。男子的病生成在于气,妇人的病根本在于血。根据人的病情,补虚而泻实,保护虚弱的元气而除去多余的外邪。病轻用针灸,病重用药饵。虽然由于生活次序的错乱造成了不健康,患有时病,只要求助于明士良医,辨症服药,就能够得到痊愈。时病之所以能用普通药物来医,因为它是后天所得之病,故可以用后天所生之草植之药来治疗,病因成于后天,当然可以在后天中找到相应的治疗办法。

  

然而,老病如何医治?死病如何医治?洗肠补肉,古代善于医术的人能够做到,但是,让面容发皱、头发花白的人返回儿童时的容颜,没有人能够做到;换顶续肢,古代善于医术的人能够做到,但是要留形住世,以得长生,没有人能够做到。老病和身病,要从先天中找到药物才可以治疗,因此无法在后天中找到相应药物或针灸等治疗方法来改变。即使是懂得此中道理的修炼者,也只能告诉你方法,而不能赠送你什么真正的药物来解决这个问题。

  

 

  

  吕曰:非次不安因时成病,良医名药固可治矣。虚败年老之病,气尽命终之苦,如何治之,莫有药乎?”   

  

吕祖问:由于生活次序的错乱造成了不健康,患有时病,用良医名药固然可以治疗,那么气虚衰老的年病、气尽命终的身病,如何治疗,难道无药可治吗? 

  

 

  

  钟曰:凡病有三等。时病以草木之药疗之自愈。身病、年病,所治之药而有二等:一曰内丹,次曰外丹。 

  

钟祖答:病有三等。时病用中草药治疗可以痊愈。治疗身病和年病的药有二等:一称内丹,二称外丹。

  

 

  

  曰:“外丹者,何也。” 

  

吕祖问:什么是外丹呢?

  

 

  

钟曰:昔高上元君传道于人间,指喻天地升降之理,日月往复之宜。自尔丹经满世,世人得闻大道。广成子以教黄帝,黄帝政治之暇依法行持,久而不见功。广成子以心肾之间而有真气真水,气水之间而有真阴真阳,配合为大药,可比于金石之间,而隐至宝。乃于崆峒山中以内事为法而炼大丹。八石之中惟用朱砂,砂中取汞。五金之中惟用黑铅,铅中取银。汞比阳龙,银比阴虎。以心火如砂之红,肾水如铅之黑。年火随时,不失乾坤之策;月火油添,自分文武之宜。卓三层之炉,各高九寸,外方内圆。取八方之气,应四时之候。金鼎之象,包藏铅汞,无异于肺液。硫磺为药,合和灵砂,可比于黄婆,三年小成,服之可绝百病。六年中成,服之自可延年。九年大成,服之而升举自如。壮士展臂,可千里万里。虽不能返于蓬莱,亦于人世浩劫不死也。 

  

钟祖答:昔日,高上元君传道于人间,意图就是用天地升降之理、日月往复之理作比喻。从那以后,丹经广泛流传于世,世人才能够认识大道。广成子教授黄帝,黄帝在执政的余闲时间依法行持,很长时间不见进步。广成子告诉黄帝,在心肾之间有真气真水,气水之间有真阴真阳,真阴真阳配合能成为大药,这与表面的金石相比,是隐藏的至宝。于是,黄帝就在崆峒山中,效法体内阴阳之理而炼大丹。在八石之中只用朱砂,在朱砂中取汞。在五金之中只用黑铅,在黑铅中取银。用汞比作阳龙,用银比作阴虎。用心火比作砂之红,用肾水比作铅之黑。一年中按照天时起火,不失乾坤之道;一月中火有抽添,自然能分辨文火与武火。三层髙的炉,每层各高九寸,外方内圆。吸取八方之气,对应四时之候。金鼎之象,包藏着铅汞,无异于肺液。硫硝为药,合和灵砂,可比作黄婆。三年小成,服之可以断绝百病。六年中成,服之可以益寿延年。九年大成,服之可以升举自如。壮士展臂,可以翱翔千里万里。虽然不能返于蓬莱,也可以在人世的浩劫中不死。

  

 

  

  吕曰:历古以来,炼丹者多矣,而见功者少,何也? 

  

吕祖问: 自古以来,炼外丹的人很多,而见到功效的人很少,为什么呢? 

  

 

  

钟曰:炼丹不成者,有三也:不辨药材真伪,不知火候抽添,将至宝之物一旦消散于烟焰之中而为灰尘,废时乱日,终无所成者,一也。药材虽美,不知火候。火候虽知,而乏药材,两不契合,终无所成者,二也。药材虽美,火候合宜,年中不差月,月中不错日,加减有数,进退有时,气足丹成。而外行不备,化玄鹤而凌空,无缘而得饵,此不成者,三也。又况药材本天地秀气结实之物,火候乃神仙修持得道之术。三皇之时,黄帝炼丹,九转方成,五帝之后,混元炼丹,三年才就。迨夫战国,凶气凝空,流尸满野,物不能受天地之秀气而世乏药材,当得法之人而逃难老死岩谷,丹方仙法,或有竹帛可纪者,久而弃坏,人世不复有矣。若以尘世有药材,秦始皇不求于海岛。若以尘世有丹方,魏伯阳不参于《周易》或而多闻强识,迷惑后人,万万破家并无一成,以外求之,亦为误矣。

  

钟祖答:炼外丹没有成功的原因有三个。不辨药材的真伪,不知道火候的抽添,将至宝的药物一旦销毁在烟焰之中,就变为了灰尘,浪费了时间,错过了良机,终究不会有所成功的,这是第一。药材虽美,但不知道火候。或者火候虽知,但缺乏药材,两者不能默契地配合,终究不会有所成功的,这是第二。药材虽美,火候合宜,年中不差月,月中不错日,加减有数,进退有时,气足丹成。然而,外部环境不具备,想要化玄鹤而凌空,无缘得到药饵,这样也不会成功,这是第三。况且药材本身就是天地秀气结成的实物,火候是神仙修持得道的技术。在上古三皇时代,黄帝炼丹,九年才能成功。五帝之后,混元炼丹,三年才有成就。等到了战国时期,凶气凝空,流尸满野,万物不能承受天地的秀气,而世间也就缺乏了优质的药材。那些得到了炼丹方法的人到处逃难,最终老死在山岩深谷。丹方和仙法,或许有的记录在竹片上,时间长久容易损坏,所以人世间不会再有了。如果尘世间有药材,秦始皇就不会到海岛寻求。如果尘世间有丹方,魏伯阳也就不用参悟《周易》了。有人多闻强识,只能迷惑后人,导致万家破裂,并没有一个成功。利用身外之物求得长生,也是误区。

  

这一段所说的外丹,其实炼治方法和内丹相同,也是要在掌握了内丹功法的基础上,进行火候抽填,使阴阳太极相生,在这个阳极生阴,阴极生阳的反复转化过程中,药物产生一次次的升华和凝聚,其中承载的这种阴阳信息也在其中,因此中医、中药、中医的医理药理,全都在于一个对道法的认知上。化学成份相同的物质,经过炼治,虽然化学分子没有改变,但其中承载的阴阳信息却会对服用它的人起到关键的作用,服用这些外丹的人,接受到外丹中的这些能量而身体发生变化。我曾查过有关藏药炼治黄金、绿松石、铁粉等诸多工艺和方法,有的是为了让矿物分子分解成为单分子结构方便吸收,有的便是和炼外丹一样让矿物类药材中承载上火候等信息能量,从而改造人体的生理功能,达到治病的目的。

  

道家的许多炼丹方法 也是这样,而且还会在其中填加符咒、意念力等信息能量,以增强药物的作用。随着上古之纯朴民风不存,现在人多利用这些方法愚弄他人,牟取钱财,在此就不一一陈述了。

  

吕曰:外丹之理,出自广成子。以内事为法则,纵有成就,九年方毕。又况药材难求丹方难得,到底只能升腾,不见超凡入圣而返十洲者矣。敢问内药者可得闻乎。

  

吕祖问:外丹之理,出自广成子。以体内阴阳为法则,纵有成就,九年方能完成。况且药材难求,丹方难得,最终只能升腾,不见得能超凡入圣而返十洲。敢问内药可以说说吗? 

  

 

  

钟曰:外药非不可用也。奉道之人,晚年觉悟,根源不甚坚固。肾者气之根。根不深则叶不茂矣,心者,液之源,源不清则流不长矣。必也假其五金八石,积日累月,炼成三品。每品三等乃曰九品。龙虎大丹,助接其真气,炼形住世轻举如飞。若以修持内事,识交合之时,知采取之法。胎仙既就,指日而得超脱。彼人不悟,执在外丹,进火加日,服之欲得上升天界,诚可笑也。彼既不究外药之源,当以详陈内丹之理,内丹之药材出于心肾,是人皆有也。内丹之药材本在天地。天地常日得见也。火候取日月往复之数,修合效夫妇交接之宜。圣胎就而真气生。气中有气,如龙养珠。大药成而阳神出,身外有身,似蝉脱蜕。是此内药本于龙虎交而变黄芽,黄芽就而分铅汞。

  

钟祖答:外药不是不可以用。信奉大道的人,到了晚年才觉悟,根源不怎么坚固。肾是气的根,根不深则叶不茂。心是液的源,源不清则流不长。必要时也借助这些五金八石,积日累月,炼成三品外丹。每品分三等,共计九等。这些龙虎大丹(外丹)有助于连接人的真气,达到炼形住世,轻举如飞。如果修持内功,识得交合的时机,知道采取的方法,胎仙容易成就,指日而得超脱。外丹的药效仅至于此,它可以改良人的身体,达到长生久视的目的,但却不能让人的精神进一步超脱,成为超凡脱俗的神仙,因为外丹模拟的阴阳运动,只能让人的身体接近成就胎仙的状态,却不能在人体内直接转化成胎仙。有人执迷不悟,执着热衷外丹,增加进火的时间,通过加量服用外丹想要上升天界,真是可笑。你就不要去追究外药的渊源,应当详细地陈述内丹之理。内丹的药材出于心肾,是人人都有的。内丹的药材根本在于天地,天地是日常中都能看得见的。内丹的火候取自日月往复的天数,阴阳的交合效法夫妇的交媾。圣胎成就而真气生成,气中有气,如龙养珠。大药成就而阳神出体,身外有身,似蝉脱蜕。内药的根本在于龙虎交合而变成的黄芽,黄芽成就后人体内的性命发生变化,就分化出现了铅与汞。

  

 

  

综述:本章通过论述内丹和外丹,略讲了中国上古道家的外丹史,而且在最后一段,肯定了外丹的疗效和作用,并讲述九品外丹对人的修炼可以起到辅助的作用。拒本人实践,修炼到了一定的阶段,服用某个层次的药饵,比如最初时身体有疾病,合理的修炼当然最好先治好自身疾病,把后天的疾病治好更有利于阴阳平衡而出现更高层次的功态,随着功态一层层加深,如性宫的开悟,可以服用安神养脑的药物。如命宫虚损太过,可服用滋根培元的药物,这都是实际可行的。

  

就外丹的药理上讲,也有其一定的实用意义。五金八石,皆有其物性,经过反复烧炼,热而转凉,凉而转热,在金石之品中也会产生太极相生的阴阳交替,和人体昼夜轮换一样,太极生阴,太极生阳,阳消阴长,阴消阳长,将这种太极运动的烙印以金石为载体传导给服用这类丹药的人,就是丹药的药理所在。

  

《神农本草经》中,上药中有好多种金石之药列为上品,现在看来都是不可以直接服用的。比如各类石英、云母、玉石等,这些药在神农本草中却列为上品,意思是这类药不仅可以治病,而且可以补益身体,久服益寿延年。但这类药并不可以直接服用,那么它的疗效就只能通过烧炼外丹的方法才可以为人体的治疗和滋补起作用。

  

外丹术的失传,不仅是丹道历史上的重大损失,而且是上古道传中医的重大损失。外丹的太极阴阳转换,是一般的后天草木之药所不俱备的。草木之药,据其生长的时间、环境、种性等,大多只有一种作用,或者说多数只有一种五行,能散者不能收,能升者不能降,而外丹是太极的圆运动,只需一种药经过烧治就可以同时在人体内产生阴阳的作用。藏药有许多特别的疗效,考查其制药特点,在对一些金石药的运用上有其独到之处,这就是制药技术上的优势产生疗效的内在原理。

  

 

上一条:   下一条: 大道归宗——解析《钟吕传道集》论龙虎第八
留言评论
 

相关搜索:龙口王超易学中医网  
地址: 龙口市黄城中心街北侧龙鼎广场A座101号王超养生会所  电话: 13287459698 后台登陆
版权所有: 王超易学中医网   Copyright (C) 2010-2019 lkwangchao.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制作:亿商网络